凯发ag-凯发ag旗舰厅

凯发ag-凯发ag旗舰厅

凯发ag-凯发ag旗舰厅


公司新闻

天地清明引(50) 宫廷变-死地求生3

作者:admin日期:2019-10-03阅读

第六章 死地求生(3)

话说皇甫被义军包围,大内侍卫见叛军人多势众,急速护主突围,便至后来,死伤零落,只剩下四人,护着皇甫,急急往曲折小径奔去。

林西和管离子在后紧追不舍,便至一处山坳,前方却是无路,再一回头,皇甫从四人身后慢慢走将出来,气定神闲,道:“谁告知你们,孤今日会在此地出现。”

管离子喝道:“死到临头,快快束手就擒。”说罢,运足十成功力便是一掌,不料竟被一人用身体挡下,只见那人身躯雄壮,异常高大。承接管离子一掌,却是眉头也不皱一下,似是安然无恙。管离子大惊,林西心中已然有数,对管离子耳语道:“此人名唤北岳,是皇甫驾前四大高手之一,武功深不可测,尤为擅长防守。”

皇甫道:“孤再问一次,是谁告知你们?”

管离子道:“没有谁。老天看你作恶多端,便以陈涉吴广起兵之计,鱼腹传书。”

“一派胡言。”皇甫大怒:“即刻将此二人拿下。”

“是。”便有二人抢攻而上,林西不敢轻敌,管离子亦全神应对,几招之间,已知对手不可小觑。便在此时,众义军呼喝着追赶而来。

“王上,此地不宜久留。”东川道毕,便携了皇甫跃上山崖,北岳紧随其后。

三人甫到山顶,便是一道凌厉剑气横面而来。东川抽剑护驾,剑影过处,北岳毙命,东川重伤,皇甫立时心惊,但见眼前来人,是个青年剑客,神情孤傲,手持一柄宝剑,剑锋闪着寒光。

只听那剑客道:“你,还记得吕鸿这个名字么?”

皇甫闻之心惊,强装镇定,坐在一块大石之上,道:“吕鸿,禁曲?你和吕鸿有何关系?”

那人道:“吕鸿大人有恩于我,数日之前,他已忧愤而亡,你今日命绝于此,亦死得不枉了。”

皇甫右手紧握,自语道:“吕鸿,礼部尚书,他不是被人救走了么?想不到他也……”剑客见他神情有异,正自心中蹊跷,却见又上来二人,正是林西和管离子,管离子出剑架于东川颈上。

林西道:“西沙、南林、北岳已然伏诛。皇甫亦节,下个便是到你。有何遗言,快快说来。”

皇甫面上不见惧色,却是缓道:“一个绝顶高手,两位义军头领,三人合力而围,孤今日难以逃出生天,但死前须有一事明白。”

“何事?”管离子道。

“到底是谁,将孤出宫之事告诉你们这些逆贼?竟敢将孤置于死地。”皇甫说话间,已然怒极,右拳握得更紧。

管离子不屑 道:“死到临头,还在怀疑身边谁是告密者?”林西愤然道:“萧世子、景阳、义军,还有所有被你迫害过、残害过的老百姓,有一个算一个,都恨不得啖汝肉,寝汝皮。”

皇甫漠然道:“孤只要知道是谁。”

管离子道:“别跟他废话,林西,杀了他。”林西刚要出手,却听那剑客道:“你是做鬼也不会放过那个人,岂知多少人做鬼也不会放过你。今日便叫你明白上路。”

“什么?你住口。”管离子打断他,一边催促道:“林西,还不快动手?”

皇甫耳中只闻:“便是有人将一张写有‘后日卯时’的信笺送到义军……”瞬间大刀罡风自头顶而落,却是硬生生卡在皇甫手中,似是砍入顽石,丝毫动弹不得,林西顿时大惊。皇甫不惊不怒,冷道:“你们之所以相信一张白纸,就是因为上面有皇甫的字迹。”声音冰冷,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不是皇甫亦节?”林西大骇,急忙脱手后跃,眼见那钢刀被他一握两断。

剑客抽剑攻上,二人斗了几个回合,剑客瞅准间隙,一道横劈,剑气纵横,袭向皇甫背心,皇甫运内力以挡,嗖忽之间,只闻衣衫撕裂之声,瞬间惊爆,白色烟尘散处,一道巍峨人影,手持雪樱紫金枪,傲然而立,正是纳兰庭芳。

林西、管离子皆惊骇异常,剑客一皱眉头,道了声“离开”,便持剑抢攻,以为防守。“今日,谁能走得了呢?”纳兰单手旋枪,挡开剑客杀招;一掌贯风,袭向林西管离子,剑客持剑挡招,不防枪长刃利,身上已然挂彩。

忽闻喊声震天,山脚下皆是朝军呼号,三人心知大事不妙,剑客一剑横扫,顿时尘土飞扬,三人掩尘而去,只留林西回音:“小王爷,改日沙场相见,生死莫再容情。”。

“哼。”纳兰不以为意,神情轻蔑,永延奔上山来:“王爷,属下失职,寒山集和那女子,被人救走了。”

“何人?”纳兰收敛一身战意。

“是一个白胡子老头,武功极高,却不伤人。”

“速回军营,禀报王上。”

“是。”二人一同下山。

山脚下军营之中,听闻二人脱逃,皇甫大怒,众臣齐跪。

“纳兰,你真让孤失望。”皇甫当众斥责纳兰,众将无不骇然,心知皇甫必是怒极。

“臣知罪。肯领受罚。”纳兰翻袖跪地。

皇甫重重吐了口气,心绪稍宁,喝道:“带上来。”话音一落,军士拎上来一团东西。皇甫厉声道:“孤可比你有效率的多。”纳兰眼见那团东西,竟是一个人:叛军打扮、血肉模糊、生不如死。

“是。”纳兰低头,不禁皱眉。

皇甫拿起一张白纸,扔在纳兰面前,其上写着浅色灰字“后日卯时”,正是那剑客口中的信笺,纳兰额头渗出细汗。

“回宫。”皇甫怒道。

“是。”众将领命,拔营起寨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话说田壮拿着皇甫送的那袋银子,背着儿子,踏上了返乡之途。

“小草儿,想家吗?”田壮壮问。

“不想。”小草把脑袋一歪,躺在爹爹背上。

“为啥?”田壮问。

“家里都是坏人。爹,咱们别回家,别回家。”小草儿叫道。

田壮道:“有了王……哦,那贵公子给的银子,看谁还敢欺负咱们。”

小草儿说:“爹,他是谁?”

“他是一个,很好……很好的人。”田壮想他贵为王上,竟然对自己一个小老百姓关怀备至,心内顿生无限感激,眼眶湿润。背着儿子连着赶路三天三夜,无极村终于近在眼前。三年未归,再见熟悉景物,田壮不禁落下两行眼泪。他抹抹眼睛,背着熟睡的儿子,回到村里,熟悉的人见了他,纷纷打着招呼。

村长本来在家里吃晌午饭,一听田壮回来了,来不及披上外衣,便迎将出来:“哎呀,田壮,你可回来啦。”

田壮正好奇间,又见村长夫人弯腰堆笑,走上前来道:“哎呀,你家里我都叫乡亲们收拾好了,快回去看看,走。”村长领着田壮到家中,只见过活器皿,一应俱全,桌面地面更是纤尘不染,吓得田壮还以为走错了地方,急忙要逃出去。

村长拉他站定,道:“想不到这些年,你在外头还遇到了贵人。昨天官府派人前来,交代把你家田地都交换给你。说说,你到底是遇见了谁?”

田壮感激涕零,止不住一把鼻涕、一把眼泪,坐在地上哭了好一阵,看得众人莫名其妙,突然,只见他抹了抹眼睛,道:“哎呀,我还得找他给我算一卦。咱们村儿里那个老先生呢?”

“谁呀?”众人见他神色慌张,都大惑不解。

田壮急道:“就是跟疯老黑成天价厮混的白老头。”

村长一听,道:“疯老白啊,他早走了。前几日,官府又来查抄禁曲嫌犯,幸好他跑得快……”田壮一听,顿时失望,喃喃自语道:“从前疯老白给我算了一卦,说我三年之后要遇到贵人,果然……”众人听了,若有所思。

此刻,无极村众乡亲均围在田壮家里,想听他讲讲自己到底交了什么好运,却有一人急急跑进来,道:“不好啦,不好啦,官兵、官兵来啦。”

田壮双手叉腰、自信满满道:“官兵?来了就来了,又不是山贼,慌张什么。”

人群中的疯老黑一听,记起当年疯老白跟他讲的话:“要是哪天再有官兵来,你就赶紧往东边山头上跑,千万别下来。”大叫一声道:“大家快跟我跑。疯老白走时候说,要是官兵来了,就往东边山头上跑,千万别下来。”说罢抬腿就要跑,却被田壮拦住:“真是疯老白说的?”

“那还有假?!”疯老黑一跺脚,甩开他的手,拔腿就跑。一些乡亲,跟着到家里收拾些东西,也跟着他往山上跑,室内乡亲顿时去了一半。

田壮不禁心里有气,本想将他之奇遇大大吹嘘一番,谁知却有人根本不听不在意,心头一怒,道:“官兵有什么好怕?告诉你们,我的这袋银子,就是王上他老人家亲自给的。”说罢掏出一只锦绣丝袋,往桌上一放,袋口稍松,露出一锭锭雪花银,看得众乡亲顿时傻眼。

“告诉你们,官兵就是来保护无极村的。最近禁曲、还有那个叛军,都在到处杀人,官兵就是王上派来保护我的,走,咱们出去迎接。”说罢,昂首阔步向外走去,俨然官样儿人物。

果不其然,整个无极村已被官兵团团围住。更有无数士兵涌入各家各户搜查,为首那位将军,面目甚白,眼小眯缝,留着点胡子,神情颇为不耐。

一人悄声对田壮:“喂,田壮,你不是说官兵是来保护我们的吗?为什么闯进我家,到处砸东西?”

田壮哪里见过这种阵势,登时吓得蒙了,语无伦次道:“我,我哪知道……说……说不定……”

“说不定什么?”

田壮灵机一动,脱口道:“说不定是来搜查有无叛军、禁曲之类的山贼,好保护我们安全。对。就是这样,官兵在搜查坏人呢。”找到理由,田壮登时神清气爽,精神大振。

那将军身边副将骑马走到众人面前,道:“村长是谁?”

众人环顾四周,一人道:“村,村长,刚才跟疯老黑往东山上跑了。”田壮见村长已跑,心中被一股力量驱使,登时向前跨出一大步,道:“我就是村长。”众人见他临危关头,自认村长,对他顿升敬佩之意。

副将道:“日前,是否有一女子来到无极村?”

田壮刚刚回村,哪里知晓,便转身对众人道:“你们可有看到一个女子?”众人皆摇头,副将皱眉,回马禀报。

凯发ag哈尔奇闻之大怒,一鞭落地,跋扈道:“混账,明明追着线索到这里,怎会没有!给我搜!”

“是。”副将领命,带领士兵又是一通翻找。原来昭雪那日自静水庵走脱之后,哈尔奇便带人日夜寻找,却丝毫不见人影。哈尔奇怕小王爷怪罪,又怕侧福晋一个女子孤身上路,会遭遇什么不测,如此更无法向纳兰交待,因此忧心如焚,寝食难安,日夜加紧搜寻。眼前这一干人等,在他眼中更是为无赖刁民。只见他眼内泛着血丝,向田壮走去,举手便是一鞭,谁知竟被一人伸手接住。

“莫少飞,你放开。不给这些刁民些厉害,还不知道官老爷的威严。”哈尔奇大叫道。莫少飞怕他又无故伤人,哪里敢放,只道:“什么事情,如此小题大做。”

哈尔奇听他追问缘由,登时心生惧意,回转心神,奇道:“你怎在这里?”

莫少飞见他卸下戾气,便松了手,驭马走开,哈尔奇跟他走到一旁,将侧福晋走失一事跟莫少飞说了。莫少飞也是一惊:“静水庵戒备如此森严,侧福晋如何会无故失踪?”

哈尔奇道:“我亦感到奇怪,这一路顺着线索找到此村,想必是这帮刁民将侧福晋藏了起来,可恶。”

莫少飞见他神色疲倦,知他已是累极,难以明判,便提醒道:“他们为何要藏侧福晋?”

“我哪知道……”哈尔奇转念,问道:“你怎会出现在此?”

莫少飞道:“我护送朱公公去东北围场请回齐王殿下,然后来此与你回合,小王爷不日便要发兵征讨叛军。”

哈尔奇一听,登时来了精神,道:“终于要出兵了。”随即一想侧福晋之事无法交待,更不敢见小王爷,又叹了口气,向东指道:“他们说有一伙儿村民往东边山上去了,说不定侧福晋就在其中,否则为何一听官兵来了就跑?”

莫少飞听他说的也不无道理,便道:“如此,我便往东边山上一探,你别再欺负老百姓了。”

“你去吧。”哈尔奇说完,便掉转马头回村。莫少飞径自往东边山上去了。

话说田壮一干人等被关在一间屋内,哈尔奇将人一个一个叫出去审讯,却是半点收获也无,登时气急败坏,将几个乡民打得遍体鳞伤。忽然,士兵来报说村长求见。哈尔奇一听,急骂自己无智,冲昏了头,早该把村长单独囚禁,省得串供,便叫人将村长带上来。

田壮见他一脸凶相,登时双腿一软,跪在地上。

“你见过这个女子?”哈尔奇指着一幅画像。

“没,没,没见过。”田壮壮哆哆嗦嗦。

“哗啦——”哈尔奇连茶带水砸在地上,吓得田壮胸口一包东西掉了出来,哈尔奇定睛一看,是一只锦绣丝袋,里面装满了银子,登时大喝道:“好哇,你还真敢欺瞒老爷,山野小地,哪里有如此锦绣荷包和许多银两,定是你从她身上偷的。快说,人在哪里?。”

这一声大喝,立时让田壮吓破了胆,哭道:“大老爷,大老爷,这不是我偷的,是别人给我的,别人给的……”

哈尔奇道:“我知道是别人给你的,你告诉我她在哪儿?饶你不死,否则……”说罢,亮出一柄钢刀。

田壮这下傻了眼,下巴发抖,口水直流,话也说不出来。

“快说。”

反正是要死了,田壮哪里还管那么多,大叫道:“王上救命,王上救命啊。”

哈尔奇一听,顿感奇怪,道:“让你招人,你喊王上干什么?王上也是你随便喊的?”

田壮伏地哭诉:“这是王上,王上老爷给我的呀。”

哈尔奇一听,只道这厮在拿自己打趣,登时气上心头,怒不可遏,举手一刀,田壮立时毙命。哈尔奇怒道:“一个一个,给我严刑逼问,问不出来,有你们好看。”说罢,便往东山上骑马奔去,希望莫少飞能有线索,赶紧解决这个麻烦事,好安了小王爷的心,出兵剿灭叛军。

话说这东山只有一条上山道路,极其细小险峻,哈尔奇走到半山腰,马儿突然死活不肯前进。顿时气急败坏,猛力抽打马臀,那马痛得原地打转,却是一步也不肯前行。哈尔奇只好下马徒步,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片稍微开阔地带,竖着几块怪石,似是个石阵,通道大开,并无难处。

正欲走进怪石阵,突然看见莫少飞从一块怪石后走出来,大喝一声:“别过来。”哈尔奇一脚已经踏空,落地之处顿感一阵莫名吸力,幸好得莫少飞提醒,一掌向地劈去,方才借力抽身而出。待落地后,不禁惊得一身冷汗,怒道: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眼看莫少飞,却是被困在石阵之中,无法出来。那怪石之间,好像凭空生了一道看不见的墙,让人进得去,出不来。

莫少飞道:“我也不确定,这是什么奇异术法。”

哈尔奇怒道:“定是这帮刁民所为。我去找他们算账。”

“慢。”莫少飞道,“我以前也参详过一些奇门术数,这些怪石头,疑为上古玄石真阵。布此阵者,内力极为高深,我曾试过几次,阵眼浅显,而我却无法脱出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哈尔奇甚是急躁。

莫少飞道:“我一人在此,断无危险,不必担心。小王爷急等发兵,你须赶快整军备战,以防敌情。”

“不行。”哈尔奇斩钉截铁:“要走一起走,我带你出去。”说罢,一掌向怪石劈去,那石头竟纹丝不动;哈尔奇气恼,再起一掌,运起十成功力向那怪石劈去,谁知那石头竟将掌力反弹回来,将哈尔奇震出一丈之外。

待他狼狈不堪,急急赶回,莫少飞叹了口气,道:“生死有命,你不要浪费内力了。”

哈尔奇下狠心道:“我请小王爷来救你。”

莫少飞一听,登时皱眉,抢道:“不可,小王爷临战之际,不可分神,你也须速速赶往听令。”

哈尔奇道:“那不成。小王爷早晚会知道。”

莫少飞把心一横,道:“你就说没见过我。”

“啊?”哈尔奇一愣:“你叫我骗小王爷……”

“待我脱身,自与你们回合。”莫少飞背对着他,盘膝而坐。

哈尔奇见他心意已决,自不再劝,只好抱拳道:“保重。”便一转身,扼腕握拳,但听身后莫少飞的声音:“沙场之上,就靠你们护卫小王爷安危了。”

“你放心。”哈尔奇说罢,便骑马下山去了。行至无极村,细思莫少飞的话,想来自己这几日奔波找人,已是无视大局,分不清孰轻孰重了。当下定下一计:“侧福晋之事,暂绝不能告知小王爷,以免分神。再说,不过一个草民女子,时日长久,战场征伐,小王爷说不定早已忘记了呢。我又何必在此徒劳。”

计议已定,又思前想后:“若说没见过莫少飞,自不能在此整军,须回转京城,再做计较。这些刁民,藏匿侧福晋在先,扣留莫少飞在后,实在令人恼怒至极。”说罢,竟下令屠村。

转眼之间,与世无争的无极村变为熊熊火海。可怜所余无辜村民。无一幸免,一夜之间尽赴黄泉。(待续)

点阅系列文章。

上一篇:没有烟花活过黎明 下一篇:没有了